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洗澡时候上了嫂子
洗澡时候上了嫂子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洗澡时候上了嫂子 如果因为尴尬还无所谓,但是还是发生了,和一个不应该的人发生了性关系。

  2011年从湖北回来后,那些以前断了联系的同学逐渐联系了起来,本来这个城市就这么大,难免会遇见一些所谓的亲戚朋友,他和嫂子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说起来,他是我同学家族的大哥,姓宋,我都称他为宋哥。跟我哥是同学,而我哥哥比我大正好12岁,今年我33,他45,而嫂子比他小一岁。

  想必大家都知道,初中同学就跟发小没区别,虽然我们是在市里,但是我们的老家都是隔着几里,如果硬要拉关系,百分百能牵扯起来。

  对于他们两口子而言,开始是陌生的,但是随着同学结婚的结婚,去外地的去外地,我跟他们也逐渐熟悉了起来,没事的时候就去他们那坐坐,而大哥对我也很好。

  他们开着一个贸易公司,位于市郊区,一个上下两层楼的地方,在我的印象中,嫂子是一个很精明,很能干,很顾家的女人,虽然44岁了,两个孩子的妈妈,但是很高挑,不是很漂亮,却很会打扮,描眉,胸部很大,爱穿黑丝,腿很长,比哥个子高,可是给我的感觉有点瞧不起人,每次去他们那里,她总会变相的打听我的那些同学的事情,也就是我哥那些堂弟们的消息,甚至后来听说,因为之间互相金钱来往,闹的很不愉快,但是在我的心中,一码归一码,我总是完成一个弟弟该做的事情。

  不过随着熟悉,我和他们觉得就犹如一家人,无论是吃饭还是聊天,都很随意,故事就发生了。

  因为他们是做服装贸易的,到处都是布匹,乱七八糟的,而他们很忙,每次吃饭我一般都是去他们那里。

  去年夏天,我出差回来,就去他们那里蹭饭了,去就挨了一顿批,大哥就说我不结婚,总乱跑,一顿说,嫂子从二楼下来就是笑笑,也乐意看见大哥在数落我,我知道他们也是对我好,我就应付着,看见嫂子今天穿着是橘黄色的裙子,很性感,小吊带,黑色的胸罩带子就挂在白皙的肩膀上,有点诱惑人。

  去的很早,但是到了天黑了,他们还没下班,一直到了晚上很晚,员工们都走了,我们才准备找地方吃饭。

  事情就这么巧,大哥接了一个电话,要去一个地方拿一个文件还是合同,说是正好在那附近吃饭,因为嫂子还要收拾一下,关灯什么的,再说大哥去办事也要时间,就要我现在这里,一会让嫂子开车拉我过去,我就答应了。

  他们那个地方关灯之后,整个车间黑乎乎的,我也没法乱走,就在大哥的办公室里等着,而嫂子也不知道去哪了,就听见在楼上收拾。

  我在无聊的看着手机,这时候我就听见了楼上的尖叫声,把我吓了一跳,反应过来,是嫂子,摸索着就上了二楼,看见只有洗澡间开着灯,连忙过去,先是大吃一惊,然后就是蠢蠢欲动。

  嫂子光熘熘的,就这么对着我,浴巾掉在地方,一只手撑着地面,能看见两只奶子沉甸甸的,粉红色乳晕很大,有点下垂,成一道完美的弧线,或许是因为洗完澡的缘故,嫂子的阴毛乱糟糟的,很浓密,两片阴唇厚厚的,就像鱼的嘴,在前面形成一个瘤状,甚至能看见水珠沿着嫂子的腹部在那里成型。

  其实嫂子的身材还好,小腹的赘肉不是很多,但是也形成一个小圈,分外诱人。其实观察这一切时间很短,再一看,原来是嫂子在吹头发,不知道怎么回事,发吸进吹风机了。

  我也很佩服他们的设计,整个吹风机被固定在了墙上,如果嫂子站着,抬手正好,可是由于地板是瓷砖的,或许是因为发滑的原因,嫂子摔倒了,就如上吊那样,头发扯住了,她想爬起来,每次动,就是脚出熘出熘的,还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头发,我仔细看了一下,整个吹风机的插头和插排被粘在一起,固定到了墙上。

  或许有点不知所措,我上去就把她抱了起来,就和情人相拥似的,她后背湿漉漉的,我穿过她的腋窝,这时候才发现,嫂子个子真高,腿很修长,脚趾头在指甲油的映衬下,显得格外诱人,夏天穿着薄薄的T恤,清晰的感觉嫂子奶子的压迫感,我的头能到她的额头,比我高,两手摸着她的后背,有点冲动,自己能感觉热血上涌,感到自己的阴茎瞬间硬了,就这么定在她的小腹上,彷佛时间都安静了,彼此能听见唿吸声,很粗重。

  「你先出去。」

  「啊,奥,嗯。」

  我灰熘熘的松开了她,我没敢看她的脸,这时候她转过身,一手扶着洗脸盆,一手扯着头发,吹风机也耷拉在她的肩膀上,鬼使神差的我到了门口的时候,回头看了一下,嫂子的菊门在毛茸茸的阴毛下,透出深色的嫣红,有那么一瞬间想扑上去,顺着视线往上移,屁股后背,然后透过镜子,和嫂子的视线碰撞,她在看我。

  「我在门口,等你啊!」

  「嗯。」声音很小,虽然我出来了,二楼的车间,黑乎乎的,就是洗澡间门口那块是明亮的,可是这个时候,我怎么也平息不下来,满脑子都是刚才的画面。

  挨着旁边的布匹,一屁股坐下,能听见自己的心噗通噗通的。

  我想这个时候,她在里面抽头发吧。人一旦有了邪恶的想法就会一发不可收拾,我就是这种状况,而离着预想不到的局面发生,仅仅缺一道诱因,刚才的画面是一个诱因,而外面凳子上嫂子换下的内衣是另外一个,而它恰恰就发生了,鬼使神差的我就摸了上去。

  刚才在洗澡间的那一会我没仔细看,原来嫂子在外面脱了,黑色的小三角,薄纱的,黑色的胸罩,忍不住的拿在鼻尖闻了一下,没有小说中说的那种难闻的味道,但是有种乳香女人的味道,我想这也算是变态的做法吧。

  其实我没有什么沉醉其中,这个时候脑子还是清醒的,说来长,但是时间很短,从大哥走,到现在,也就10来分钟,直到听见嫂子叫我,我才回过神来。

  我连忙过去,原来嫂子让我将插头给拔下来,这时候嫂子披着浴巾,我不知道怎么披上去的,是不是用脚勾住,就如潘金莲电影中那样,露着香肩和白皙的脚丫。嫂子一手捂着浴巾在胸前,一手拿着吹风机,我看见还有一撮头发在里面,看了看高度,我出去把那个凳子搬了进来,或许是色心作祟,我故意将她的内衣丢在了外面成捆的布匹上,没有拿进来。也很佩服他们的想法,整个插头和插排被胶带缠了好多圈,我怕电着,小心的处理,直到我把插头拔下来,嫂子也才舒了口气。

  其实这个时候,我应该出去的,可是我没有,思路越来越清晰,我说:「我给你弄,你坐着吧,你自己弄不得劲。」「嗯。」

  刚才那种感觉又来了,我接过吹风机,在嫂子后面,我知道她什么也没穿,其实被搅进吹风机的头发没有多少,我就那样小心翼翼的试着往外弄,有时候弄疼了,嫂子也会说轻点。

  其实很好弄,主要是嫂子一只手不方便,我弄就轻松了,看着她的脖子和香肩,我觉得血压不停的上升,嫂子似乎也一样,我俩喘气声都特别大,人说色心是最大的,我就做了一个连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动作,不是因为爱情爱恋,纯属激动,当头发全部弄出来之后,我忍不住的亲了她的肩膀,就和自己预想的差不多,嫂子一下子站了起来,看了我一眼,说严厉不严厉,但是语气也不好,「你干嘛」,而自己也像做错事的小孩子,不知所措,「你先出去吧,别和XX(大哥)说」。

  「嗯」

  就这样,我又走了出来,过了一小会,嫂子出来了,披着浴巾,我俩四目相对,没有火花,有的似乎只有那么一点情慾,「你下楼等我,我穿衣服。」然后嫂子就去拿她的内衣之类。

  天人交战莫过于此,看着她弯腰去拿内裤,撅着的屁股给我发送了最强烈的信号,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我上去从后面就抱住了她,两只手直接捂在了她的奶子上,我自己都感觉用力很大,她似乎被惊到了,「你干什么?」我却不管不顾的扯开了浴巾,在真正握住她的奶子之后,我压着她滚到了满地的布匹上,嘴也不停的去亲的脖子和后背。

  人说女人是弱者,一点也不错,虽然她比我高,可是就在几分钟的扭扯中,还是我占了上风,从挣扎激烈,到慢慢软化,到整个浴巾被我扔掉,她还不忘记制止,「你哥知道了打死你。」可是对我而言已经没有多大意义,我使劲扳过她,这么面对着她,压着她,从脖子到奶子,一直亲着,开始她还使劲的打我后背,当我使劲嘬她那大大的奶子时候,她却软化了,甚至我亲的很了,她还会抱着我的头,然后我用手使劲搓着她的奶子,一直往下,当我舔上她的阴唇的时候,她已经放弃了,「你哥知道会打死我们的。」可是我还是听不见,甚至我在脱自己衣服的时候,她还是软踏踏的,直到我的阴茎顶在她的阴道口,她才挣扎了一下,可是对我来说,都不重要,随着阴茎慢慢滑进她的阴道,我俩完成了最原始的交媾,就如死了心一样,她不再挣扎,而我只管抽插着,每当插的深了,她也会哼哼的叫着。

  她的阴道很紧,完全不像孩子的妈,更不像44岁的女人,就用这个姿势做了一会,她的电话响了,她吓的忽然坐了起来,但是我还是没有拔出,「你大哥啊」,我就说「别接」,然后就这么看着她,她也看着我,电话就在那响着,很讽刺,很刺耳,就这么20来秒,她忽然把电话往边上一放,「你快点。」就这三个字,改变了我俩的关系,我不再是强奸,而嫂子似乎也要放纵一下,很主动的搂着我的脖子,双腿自然的勾住了我的腰,而我也确实喜欢这个姿势,尤其是她修长的腿。

  姿势没有变,就这样原始的运动,激动的时候,我主动去亲她嘴,她也会回应我,或许是电话的刺激,嫂子这个时候才像女人,在射出的那一刻,伴随着空虚,舒服,也表示我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。

  我也没问内射安全不,射完后,我俩就这么抱了一会,什么话也没说,嫂子掀开我,独自去了洗澡。

  嫂子很快洗完,「你也洗洗吧,我在楼下等你。」等我下楼,在看见她的时候,她在打电话,用手指放在嘴边,那个表情让我很放松,意思我别说话。等挂了电话,她才对我说,我大哥要忙到很晚,问我什么意思。我能有什么意思,说回家吧。

  我坐着嫂子的车,一直到我家门口,我俩都没说话,我下车就说了一句「你慢点」。

  「嗯,知道了,你回去吧。」比我说的字多,但也没说别的,直到我回到家,洗完澡,躺在床上,我忽然觉得就如做了一个梦,而我也没有嫂子的电话,微信,人生中又多了一个和你亲密关系的女人,是孽缘,也是缘分。

  直到过了很久,我再去她那,她还是那个样子,只是眼睛中多了一份别人无法理解的情绪,我懂,她也懂,一直到今天,她还是那样,期间也发生了几次,那是后话,我们不是炮友,但就如炮友,我们不是情人,但却有情人的关怀,说不清,说不清……

【完】